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资讯平台 >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从《帝国主义论》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20-10-29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安启念

  一、历史充分证明了《帝国主义论》的科学性和价值性

  《帝国主义论》,即《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列宁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学术界普遍把1898年美国为争夺殖民地而发动的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西班牙之间的美西战争,作为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的标志。《帝国主义论》写于1916年,距离美西战争仅仅过去18年,列宁能在《帝国主义论》中从经济分析入手对帝国主义的特征及其发展趋势作出深刻分析,而且所得出的结论被两次世界大战所证实,其思想体现出的过人敏锐与深刻,令人惊叹。

  二战以来,似乎资本主义生机勃勃,列宁的《帝国主义论》遇到挑战。实际上列宁的基本思想并没有失去现实意义,而是在更大的范围内得到证实。我们以当今世界唯一的帝国主义大国为例对此略作考察。

  垄断是资本主义在帝国主义阶段的基本特征。列宁说,垄断“必然产生停滞和腐朽的趋向。在规定了(即使是暂时地)垄断价格的范围内,技术进步因而也是其他一切进步的动因,前进的动因,就在一定程度上消失了;其次在经济上也就有可能人为地阻碍技术进步”1。今天的美国,对威胁到它的垄断地位的其他国家的重大技术进步千方百计予以封杀。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它为了打击华为,造谣污蔑、拉帮结派、非法拘押,无所不用其极,只是因为华为在极为重要的5G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此外,美国不择手段地遏制一切对它全球统治地位构成威胁的国家的发展,连自己的盟国都不放过,不仅是中国,欧洲、日本等也是今天美国贸易战的对象。美国的所作所为显示出明显的腐朽性。

  美国帝国主义也表现出明显的寄生性。列宁把帝国主义的寄生性形象地称作“以‘剪息票’为生”,即依靠资本输出剥削落后国家人民的劳动。二战后,美国不仅大量输出资本在国外赚取利润,而且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盘剥全世界,甚至制造他国的货币危机、经济危机,借助金融战争到处“薅羊毛”,赤裸裸地掠夺他国财富。美国的寄生性还表现在,它利用自己科学技术发展方面已经占据的优势地位,吸引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培养的人才,发展自己的科学技术,进而保持经济、军事上的领先地位。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掠夺。

  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思想至今没有过时,但我们对《帝国主义论》的研究应当结合时代的最新变化向前发展,从而抓住当今帝国主义问题的实质与关键。

  二、帝国主义在今天表现出的崭新特点

  迄今为止,帝国主义的发展可以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为界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列宁所处的阶段,在第二阶段,帝国主义没有停止发展脚步,始终处在变化发展之中。今天的帝国主义与列宁时代的帝国主义有了很大不同,具有如下基本特点。

  第一,列宁分析的帝国主义的扩张、侵略本性,它所带来的战争危险依然存在,而且在美国身上得到全新的表现。苏联解体以后,为了建立全球帝国,做全世界的主宰,美国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只不过不再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而是向一切阻碍它成为世界霸主的国家开战。战争形式也花样翻新,既有军事侵略,也有贸易战、金融战、心理战、意识形态战争。当前它挑起的对中国的全面围攻阻截,就是最新的帝国主义侵略行为。

  第二,列宁说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这一判断没有过时,但是表现形式有了重大的甚至是质的不同。列宁指出:“如果以为这一腐朽趋势排除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那就错了。不,在帝国主义时代,某些工业部门,某些资产阶级阶层,某些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2无限增殖是资本的本性,无限制地追求物质财富和物质享受是资本家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目标,这使得资本主义终将灭亡在今天才表现出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历史必然性。美国以谋求世界霸权为目的,提出“美国优先”的基本方针,一方面退出一个又一个旨在维持世界秩序、缓和人与人、人与自然的矛盾冲突的国际协议,另一方面不断挑起针对中国以及一切它认为对它构成威胁的国家的各种形式的战争。今天人类文明面临的生存危机,是美国这个新型的唯一的帝国主义国家追求对全球资源的垄断的结果,是新时代帝国主义的产物。

  资本主义在今天真正走到了自己的历史尽头,再也没有发展空间了。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或者全人类毁灭,或者消灭资本主义,人类不可能有其他选择。今天美国代表的资本主义是真正的垂死的资本主义。

  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创了列宁帝国主义论的新篇

  人类迫切需要一种新的能够对当今世界各种矛盾作出科学解释并且为人类文明未来发展指明正确方向的理论。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思想需要创新发展,时代呼唤新的帝国主义论。对于完成这一任务而言,中国共产党提出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为此付出努力,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实践中开创了列宁帝国主义论的新篇。

  党的十八大指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为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党提出,要实现政治多极、经济均衡、文化多样、安全互信、环境可续。具体而言,主张在国际关系中各国平等,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旗帜鲜明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实现国际关系民主化;主张在经济领域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反对个别国家损人利己的自私做法;在文化上主张相互尊重,反对任何国家把自己的文化、意识形态强加在别的国家头上;在安全上主张相互信任,反对某些国家制造对立、挑起事端、以武力威胁其他国家;在环境上主张“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做到可持续发展。可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美国追求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要求针锋相对,是在实践上与当今时代帝国主义的作斗争。研究当今时代的帝国主义,书写新帝国主义理论,必须依据中国共产党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实践来进行,否则就会沦为空想。

  我们还应该看到,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在当今时代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进行的斗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的是要实现在自由、平等、民主的基础上联合起来的人类共同利益、共同需要而对全球的经济、政治、文化、安全、环境,也包括对科学技术的发展与运用,加以自觉控制。以民主方式联合起来的人对全球性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加以自觉控制,正是马克思恩格斯设想“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基本原则。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构想所追求的正是这样一种境界。

 

  注释

  1《列宁全集》第2版增订版第27卷第411页。

  2《列宁全集》第2版增订版第27卷第436页。

版权所有 © 2016 - 2020 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0536  京ICP备10054422号-1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480号